狼牙|第103章

推荐阅读:、男友太高打架挠不到脸求破 大象的证词 网游之野望 英雄联盟之秤砣门崛起 秀恩爱都得死 度鬼师(大棺人) 安息日 六零小娇妻 下堂娇 你们女神是我的[娱乐圈]
,最快更新狼牙最新章节!

  林锐慢慢退后,撞在树上。王斌抬起头,却是满脸笑容:“你以为我不会开玩笑吗?”林锐眼睛一亮。奔驰车的后门开了,徐睫慢慢走下来:“林锐。”“啊——”林锐的这声吼叫让哨兵们都跑了出来,手里紧紧抓着抵着肩膀的95自动步枪,随即脚步都停下了。他们惊讶地看着林副大队长抱着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旋转着,笑着哭着。林锐紧紧抱住她:“徐睫——我可把你等回来了!这次你不走了吧?”

  “我不走了。”徐睫笑着流泪。“她退出一线了。”王斌一脸坏笑,“按照我们的规定,她应该被妥善安排到一个安全的地方。部里面考虑再三,可能还没有比特种部队更安全的——当然,是在我的建议下。”“什么你的建议,是征求我的意见以后……”徐睫笑着说。“啊——”林锐不顾徐睫的尖叫,横抱起来她高喊,“徐睫,我们结婚吧——”哨兵们都惊了,然后发出哄笑。林锐抱着还在挣扎的徐睫就往大队里跑:“我现在就带你去找旅长!”哨兵们想拦,但是互相看看都算了。王斌拿出警官证晃了一下,他们就都笑着看抱着女孩儿跑过去的林副大队长。王斌苦笑:“我早说过——你要控制自己的情绪。”

  5

  直升机在空中飞翔,后门已经拆掉了,舱里站着背着伞包的战士们,他们都看着面对他们站着的大队长张雷上校。张雷强调:“翼伞的跳伞不是那么简单的。你们都是第一次跳翼伞,现在我先来做个示范。”

  “张大队,找你的。”驾驶舱开了,机长探头说。张雷走过去戴上耳机:“我是闪电,讲。”

  “闪电,我是利剑。你现在听我命令,目标——着陆场正中的一辆伞兵突击车。重复一遍,着陆场正中的一辆伞兵突击车。完毕。”刘晓飞的声音从电台里传来。

  “我不明白。”张雷说,刘晓飞说:“重复我的命令。”“目标——着陆场正中的一辆伞兵突击车。”张雷重复。刘晓飞笑着说:“好,你现在可以开始了。如果拿不出来你的手段,跳错了位置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张雷很纳闷儿,但还是摘下耳机,戴上伞盔走到舱门口。刘晓飞坐在伞兵突击车的驾驶座上点着一支烟,抬头看天空。一个黑影跳出舱门。张雷在空中看见了那辆伞兵突击车,他默默数着秒数,打开背后的翼伞主伞。红白相间的翼伞一下子打开,他在空中调整方向直接就奔向伞兵突击车。他的技术很好,风速也不大,所以距离伞兵突击车越来越近。刘晓飞坏笑着倒车:“哪儿那么容易?”

  张雷撑开翼伞追逐着伞兵车。一只白皙的手拉了伞兵突击车的手闸,伞兵突击车一下子停住了。刘晓飞笑着转过脸:“我操!果然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啊!”张雷的双脚稳稳落在伞兵突击车的前鼻子上,翼伞飘落在他身后。他敏捷解开伞扣:“刘晓飞你搞什么名堂?!”

  刘芳芳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站起来,眼中流着热泪。张雷睁大眼睛。刘芳芳喊道:“张雷……”张雷一下子彻底解开背上的伞,扑到车前玻璃上抱住刘芳芳。

  “我回来了……”刘芳芳哭着说。“我爱你。”张雷的嘴唇覆盖在她的嘴唇上。“靠,老子不当电灯泡。”刘晓飞跳下车跑了,回头喊,“我说,这个干爹我当定了!”“干爹?”张雷转头看刘晓飞的背影。“拉姆措尿了!”——张雷抬头看去,刘勇军抱着一个孩子在着陆场旁边着急地喊。

  刘芳芳立即要跑过去,张雷一把拉住她:“我的孩子?”“还能是谁的?!”刘芳芳含着泪就要抽他,张雷挡住了。

  “我的孩子?!”张雷高喊着。刘芳芳着急地说:“你放开我,拉姆措尿了!”张雷敏捷地翻身到驾驶座位上,利索地发动突击车。突击车极其麻利地原地掉头,直接就冲向刘勇军。吱——张雷飞身跳过车前玻璃,踩着车头就过去了。“我的孩子?”张雷含着眼泪慢慢接过拉姆措,吻着她娇嫩的脸蛋,抚摩着她衣服上的闪电利剑标志。刘芳芳走过来,手放在张雷肩膀上。张雷一把抱住妻子和孩子:“你们都是我的,谁也不许走了……”

  6

  “我说了你先写报告!”雷克明好不容易才把林锐按在沙发上,转身拿起钢笔,“好,我签字——你告诉我签哪儿?”

  徐睫红着脸站在边上:“雷旅长,您别介意,林锐就这个脾气。”

  “我介意什么啊?”雷克明拿着钢笔笑,“我高兴还来不及呢!不过凡事都得有个程序不是?你没报告,我怎么签字啊?”王斌在一边乐了,看林锐脸红脖子粗就捂住嘴咳嗽两声。

  “我这儿有纸笔,你就跟这儿写吧。”雷克明苦笑。林锐稳定一下自己,从胸口的兜儿里取出一个信封打开。徐睫睁大眼睛诧异地看着他。林锐慢慢抽出一个叠好的信纸打开,摊在雷克明办公桌上。雷克明看着结婚报告:“好你个林锐啊!怎么你未卜先知啊?”

  “我每个月都写。”林锐说。徐睫眼中涌出热泪。“我一直在等你回来,我的朱丽叶。”林锐转向徐睫用英语说。雷克明二话不说当即签字。徐睫哭喊着抱住林锐:“林锐——”

  7

  头发几乎全白的萧琴坐在沙发上看照片,满茶几都是照片。她拿着放大镜在一张一张地看,都是刘勇军个人照片和全家的合影。外面有车声响起,萧琴没有起身。门铃响了,她很奇怪地抬头:“小岳啊,去看看是谁?”小岳开门,惊喜地喊:“芳芳姐!”

  萧琴一下子站起来,腿都软了,她往门口跑去。她摔倒在门口,向着门口伸出手,老泪纵横。刘芳芳跑过来抱住萧琴:“妈——”

  萧琴张着嘴说不出话,流着眼泪抚摩女儿的脸。张雷抱着拉姆措站在后面不说话。萧琴转向张雷,急促地呼吸着,跪起来磕头。刘芳芳抱住萧琴哭喊着:“妈——”

  “我有罪……”萧琴哭着喊出来,“你们让我赎罪吧,不要不给我机会……”张雷低下头,萧琴看见拉姆措伸出双手。张雷低头把拉姆措抱给她,萧琴抚摩着拉姆措的脸亲吻着,她哆嗦着站起来,拉着刘芳芳进来。刘芳芳看见满桌子的照片,不禁流出眼泪,萧琴把拉姆措给她,自己颤抖着打开身边的柜子。里面都是小孩儿衣服。萧琴拿出一件来比着拉姆措,不合适,赶紧又拿出一件来,正好,她笑了,给拉姆措穿着衣服。张雷掉开自己的脸,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  “妈!”刘芳芳抱住萧琴哭着说,“这么多天,你都在看照片做衣服?”“让我赎罪吧,芳芳……”萧琴抱着拉姆措拉着女儿,“让我赎罪吧,不要不给我机会……”刘芳芳转向张雷,张雷不说话,摘下军帽长叹一口气:“杀人不过头点地……过去了……”

  萧琴大哭一声,对着张雷跪下,张雷急忙拉住她。萧琴看着张雷老泪纵横,哭得说不出话来。刘勇军慢慢走进来,看着萧琴。

  “老刘,我有罪啊……”萧琴又要跪下,刘芳芳和张雷急忙架住她。“你给我机会……”萧琴拼命想往下跪,“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啊,我想赎罪……”刘勇军看着曾经年轻丰韵的妻子已经彻底失去了魂魄,不说话。萧琴挣脱张雷和刘芳芳,跪在刘勇军跟前,张大嘴却哭不出声音。刘勇军不看她,萧琴绝望地低下头。一只粗糙的手抚摩在她的头顶,萧琴抬头抱住这只手哭起来。

  “哇——”拉姆措哭起来。刘芳芳抱着孩子喊:“又尿了!张雷赶紧去车上拿尿布!”“这里有!这里有!”萧琴跑向柜子,打开,翻出厚厚一摞的做好的尿布,“我都准备好了……”张雷和刘勇军站在门口,看着萧琴和刘芳芳忙活着。小岳小心地站在刘勇军身后:“首长,给您和张大队长也备饭吧?”张雷看刘勇军,刘勇军长叹一口气:“可以。”“是!”小岳兴奋地跑向厨房。

  8

  军区总院的草坪上,小兵兵苦着脸被陈勇拉着练马步:“爸爸,我不想学武术……”“屁话!”陈勇脸一黑,“当兵的哪儿有不练武的?”“我没当兵呢!”小兵兵说,“我才7岁!”“生在兵家,就是当兵的!”陈勇黑着脸,“给我练!”“妈——”小兵兵转向正坐在草坪上在打毛衣的方子君,“你看爸爸!”方子君苦笑:“你爸爸那是把你当少林小和尚了!陈勇!”“到!”陈勇转身立正。方子君问:“你几岁开始学武的?”陈勇说:“8岁。”“那兵兵8岁再开始练,现在休息。”方子君头也不抬继续打毛衣,守着旁边的婴儿车。婴儿车里是个还在学步的女孩儿,呀呀叫着。小兵兵被解放了,跑向方子君从背后抱住妈妈撒娇:“妈妈真好!”陈勇无奈地苦笑。

  张雷和刘芳芳抱着拉姆措站在草坪上,方子君抬起头逗着女孩儿,看见他们俩站了起来。“芳芳!张雷!”方子君惊喜地笑。陈勇也笑了:“芳芳回来了?!”“张叔叔!我要跟你坐直升机!”小兵兵飞跑过去,张雷把小兵兵抱起来:“坐直升机啊——嗖嗖——”他把小兵兵扔起来,小兵兵欢快地笑着:“不够高!再高!”方子君走到刘芳芳跟前,惊喜地看着拉姆措:“这是你们的孩子?”

  “女孩儿,8个月了。”刘芳芳笑着说。方子君抱过来:“兵兵,来见见妹妹!”“又一个妹妹啊!”小兵兵从张雷肩膀上跳下来,“这是小妹妹,那是大妹妹!”“小雨的孩子?”刘芳芳眼睛一亮。方子君点头:“嗯。”刘芳芳走过去抱起这个女孩儿:“真漂亮,和小雨一样!”“这下我们三姊妹的孩子都齐了啊!”方子君笑。“多快啊!”陈勇看着三个孩子感叹。张雷点头:“是。”“好像都在昨天一样,也好像在上个世纪。”陈勇感叹。“本来就是上个世纪的事情啊!”张雷一拍他肩膀,“陈大队长!你过糊涂了啊?”林锐和徐睫手拉手跑过来:“哟!你们都在啊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——”“不用介绍!”陈勇一挥手,“我知道是谁!”徐睫一阵紧张,看林锐。林锐也纳闷儿:“我没跟你们说过啊?”“你睡觉老念叨,海训住一个帐篷,晚上也叫人家名字!”陈勇指着徐睫说,“我知道你的名字——你姓朱,叫朱丽叶!对吧?”徐睫哈哈大笑,其他人反应过来,也哈哈大笑。

  “我说得不对啊?”陈勇纳闷儿,“你晚上是叫这个名字啊?”

  “对对对!”方子君擦着笑出来的眼泪,“走吧,都来齐了,我们去看小雨!”

  9

  几个人抱着孩子走到病房门口,从观察窗看见刘晓飞坐在病床前。方子君示意大家安静,拉到一边:“他们见一面也很不容易,我们等会儿再进去吧。”

  刘晓飞笑着坐在小雨床头:“小雨,你又漂亮了。”何小雨静静地躺在病床上,脸上似乎有笑容。“医生说你情况很好。”刘晓飞握着着何小雨的手,“你要安心养伤,很快你就会恢复的。”何小雨的眉毛动了一下。刘晓飞抚摩着妻子的脸:“看,你现在眉毛会动了,手指也能动了,他们都说你很快会好起来的。”何小雨的食指在刘晓飞手心里轻轻滑动着。刘晓飞吻着妻子的手:“小雪会说话了,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——妈妈。”

  一滴眼泪流出何小雨紧闭的眼睛。“我给你唱首歌儿吧。”刘晓飞擦去妻子的眼泪,“我知道我唱得不好听,不过你肯定喜欢。”他吻了妻子的眼睛一下,“是你最喜欢的那首《闪亮的日子》,我们一起走过的闪亮的日子……”

  刘晓飞轻轻咳嗽两声,缓缓开始唱:“我来唱一首歌,古老的那首歌;我轻轻的唱,你慢慢的和;是否你还记得,过去的梦想,那充满希望,灿烂的岁月。

  “你我为了理想,历经了艰苦;我们曾经哭泣,也曾共同欢笑;但愿你会记得,永远的记得,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……”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泛亚电竞平台投注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天降贤夫(古穿今)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妻 波罗探案集 爱你是段无光的岁月 星际修真宗师 龙武帝尊 机械神皇 反派大佬是我娃[穿书] 后宫:甄嬛传7(大结局) 遗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