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云志异|第四十二章 盛世(完)

推荐阅读:、宠妇日常 前妻逆袭,总裁hold不住 我的23岁美女总裁 重生侯门骄妃 重生之泼辣媳妇的逆袭 女魔头总是在找死 美人独步 爱在桂花香浓时 我爱你,不是秘密 合法抱大腿[娱乐圈]
  豫丰十八年三月,风无痕终于迎来了他的四十大寿。他登基十八年以来,虽不能说是本朝最为英明的君主,但至少在勤政爱民上颇有心得。不仅如此,三年前风无方平定西北,一年前嘉亲王风无伤在西南各部族中设立司官管辖民政,风无痕又下旨准许外族各民众内迁中原。这一头改善民政,一头整饬吏治,王朝便隐隐显现出新气象,各地官员和百姓更是纷纷为皇帝大寿而忙碌了起来。

  京城的一干权贵却在为另一件事而操心,就在三日之前,风无痕在朝会上宣布将考虑立储一事。尽管此前屡屡有大臣上书进言立储一事,但几乎都被皇帝留中不发,因此诸臣子闻言不由都是面面相觑。直到下朝之后,他们才好似恍然大悟,连忙三五成群地商议了起来。尽管皇帝已经儿女众多,但是,够格谈得上是储君人选的却是寥寥无几,毕竟,兰贵妃和已故询宜皇贵妃的独生儿子都已经过继了旁家。

  因此,出现在群臣面前的储君人选只有两个,那就是皇长子德亲王风浩扬和皇四子勤亲王风浩嘉。风浩扬的母亲如贵妃是风无痕最早的妃子,他自己又年长能干,因此是最早晋封亲王的皇子,其才干品性都是无可挑剔:而皇四子风浩嘉乃是皇后嫡子,自从协理政务以后也是始终谨慎自持,未曾出过差错,头上还袭封着皇帝当年的那个爵位。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起来,两人都是极为出色,只可惜皇位只有一个。在一众大臣看来,争斗几乎无可避免。

  只有少数重臣心中有数,尽管海家自海观羽故去后已经不复当年盛景。但若是真正论起来,京中上下官员竟有三分之一都是出自海家门墙。其中不少还是属于门生孙儿那一辈。不仅如此,海家下一代家主海浩前乃是皇帝亲子,尽管已是承袭了海氏香烟,但这亲情犹存,结果就很容易预料了。

  仿佛是为了避嫌。这些天的德亲王府更是大门紧闭,一干下人除了采买之外,鲜有出门地时候,就是碰到打探消息的也是不理不睬,直叫一帮有意巴结的朝臣大为失望。有心人便品出了一点滋味,毕竟,风浩扬把母亲那一套学得极为齐全,从不兜搭分外地事情,料理政务也不揽权,因而从皇帝那里得到的褒奖远远多于风浩嘉。即便如此。风浩嘉和这位大哥地关系还是不错,仅次于他和恭亲王风浩容的兄弟之情而已。

  风无痕的万寿节上,先是一众嫔妃一一献礼贺寿。随后便是皇子公主们上前请安奉承,直把保和殿变得热闹无比。由于中午是赐宴群臣,接受朝拜,因此晚上的家宴便都是些皇族中人。由于得了皇帝的旨意。

  连亲王风无清、和亲王风无候、嘉亲王风无伤全都携着家眷一起来赴宴,竟是将原本极为宽敞地大殿挤得满满当当。所幸风无痕事先有所准备,所有皇孙辈都没有过来,否则再算上乳母就是又一大群人。

  太后萧氏这一年已是五十有八,此时见下头的儿孙辈热闹的景象,心中更为欢快。这些年诸皇子都是日渐年长,成天忙于政务,除了日常请安之外,竟是没时间在慈宁宫多待,也让她在皇帝面前埋怨不已。这一次一大群人在她面前奉承,立时让她眉开眼笑,也不知道送出去了多少赏赐。尽管早先也有过不如意,但萧氏却也几乎知足了,皇帝的孝道算得上无可挑剔,皇后又是一个聪明人,家务也料理得干净,后宫嫔妃虽多,但好歹也没出过大纰漏,而她这个太后更是稳稳当当地作了十几年,也已经算是凌云开国以来的异数了。

  待到欢宴过后,风无痕单独留下了皇后海若欣和如贵妃红如,又把风浩扬和风浩嘉一起带上,五人只带了几个侍卫,便安步当车地至了奉先殿前殿。由于皇帝和群臣白日已在此地告祭了一次,因此还能隐隐闻到一股浓浓的檀香味。

  风无痕亲自拈香,又默默祷祝了一回,身旁的风浩扬和风浩嘉都是一愣,显然并不明白父皇的心意。倒是海若欣和红如对视了一眼,默默低下了头,事到如今,她们心中也分外清楚丈夫的心意,怕是今晚,储君的人选就要定下了。

  风无痕在案上插了自己地三炷清香,便转过头来对着两个儿子道:

  “朕知道你们今日极为疑惑,不知道为何要到此地来是么?朕也不想绕***,此地陈列的都是我朝列祖列宗的神主,乃是天底下最神圣之地。朕今日便要你们给诸位先皇上香磕头,随后默默祷祝,将列祖列宗告诉你们地话转告于朕。朕登基十八年,储位也一直虚悬,若是你们之中有一人今日能让朕满意,那朕之后即可向群臣宣布储君人选!”

  饶是两个皇子往日都是自负智计,此时也不由乱了方寸。风浩扬正想嗫嚅着说些什么,却被风无痕挥手止住。“你们无需考虑其他,只需将列祖列宗的心愿说出即可。朕知道皇后和如贵妃平日教你们的都是兄弟和睦那一套,但现在不同,皇位只有一个,朕也只属意你们二人,这个时候再谦让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”

  风浩嘉偷眼看了看自己的母后,这才轻轻拉扯了一下大哥地衣角。

  风浩扬心中暗叹,父皇既然已经发话,那长幼有序,他便不得不先出来拈香。郑而重之地祷祝了一盏茶功夫之后,风浩扬躬身行礼后便退了回来,若有所思地道:“回禀父皇,诸位先皇只是教导儿臣要对得起凌云山河社稷。身为皇家子弟,不可被他人他事迷失心志,事事应循往例,然后依本性而为。”言罢他便瞥了瞥自己的母亲,随后低下了头。

  风浩嘉只觉得一阵奇怪,往日的大哥一定会谈一些实际地构想。今日却只说了这么简单的几句,这实在不符合风浩扬的性格。然而,事到如今。他也顾不上许多,上香祷祝之后。他便回转了来,神情庄重地道:“启禀父皇,凌云历代先皇告诫儿臣,为政须得看顾百姓得失,不可因私废公。亲贤者。远小人,无论为君为臣皆是如此。天道不可违,顺应天理民心,方可证治世之道。”他自觉说得极为妥帖,因此说完后便规规矩矩地垂手侍立,等待着父皇地答案。

  “罢了,罢了,都是天意,天意!”风无痕挥挥手道,一天之间从未消失过的笑容突然无影无踪。那一刻间,四人突然觉得,他地身影是那般萧索疲惫。“所幸你们都是聪明人。没有给朕再来一次萧墙之乱,足可见你们两人的心胸。你们且退下吧,明日朝会朕自有说法。”

  风浩扬和风浩嘉对视一眼,只得默不作声地退下。而海若欣和红如却仍旧站在风无痕身侧,她们清楚,丈夫一定有话要说。

  果然,许久之后,风无痕终于开口道:“朕很庆幸有两个能干的皇子,不过,大位只有一个,朕不得不有所抉择。朕知道刚才浩扬是有意藏拙,所谓先循往例,再依本心的说法压根就不是他一贯为人的准则。浩嘉很聪明,对于这种问题也是一针见血,只是,为君者虽然确实应当看重民心,却不应一味地顺应天意民心,否则便重蹈了黄老之道误国地覆辙。民心可用,便多有豪强千方百计地笼络民心起事,所以,得民心者不见得都是清官贤臣,也有可能是居心叵测之徒。”

  几句话说得海若欣和红如悚然动容,两人都是极为聪明的女子,哪会听不出风无痕的言下之意,只是红如却对风无痕似乎有意立长的心思不以为然。可是,此时此地,眼前两人的身份都不是她能够反驳的,因此,她只能选择了沉默。

  “皇后,朕知道你在浩嘉身上下了不少功夫,这孩子也同样好学上进,不过,今日之争,他确实输了。为君者虽然需小心谨慎,却不能丢了自己的本性,否则便一定会被他人蒙骗。”风无痕鲜有对海若欣这般称呼的时候,因此足可见其郑重,“朕的其他考量你也应该知道,朕今日不过是试试这两个孩子罢了。浩扬既然懂得退让,那朕就放心了,他至少可以作为管事亲王辅佐浩嘉。”

  红如终于松了一口气,她并不是真的那么与世无争,然而,若是皇帝一意要立风浩扬为太子,那她在宫中就很难自处了。援引母以子贵之礼,那她就得晋封,可是,皇后尚在,她始终是矮人一头。再者,皇后又已经育有皇子,风浩嘉又并非那等不争气地子弟,哪是那么容易甘休的?海家势力已经是遍布朝野,即便风浩扬得了储位也未必能够善终。

  她心中念了无数遍的阿弥陀佛,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
  豫丰十八年三月二十八日,风无痕在朝会上宣布,立四皇子风浩嘉为皇太子。此议一出,朝野皆无声响,毕竟,风浩嘉早已协理朝政,又是皇后嫡子,无论从哪一点看都无法产生半点非议,只有一些心向风浩扬地官员颇有些为叹息。

  豫丰十八年五月初,经礼部精心准备后,在太和殿进行了盛大的立储典礼。礼成之后,风无痕率诸皇子谒奉先殿,随后至天坛告祭,并大赦天下。

  然而,天下之事祸福难料,豫丰三十二年的一场叛乱使得一切计划都成为了泡影。风无凛隐姓埋名在宫中为侍卫二十几年,终于等到了儿子风无玖长大成人,并最终告诉了他事情真相。在从母亲遗留下的玉佩中得知事情原委之后,已经凭着贺家势力封了亲王地风无玖终于忍不住作反。尽管在皇帝的雷霆处置下,一干人等全部伏诛,但皇太子风浩嘉却在浩劫中双目失明。

  之后,风浩嘉在多番医治无果之后,上书父皇请辞太子之位。此时,皇后海若欣已经由于一场大病而去世,风无痕权衡再三,只得宣布废风浩嘉太子之位,另立皇长子风浩扬为皇太子,并宣布禅位于风浩扬,自己退居泰兴殿。

  风浩扬继位之后,改年号昭显,尊其父为太上皇,援引母以子贵之例,晋封其生母如贵妃红如为皇太后,上尊号仁嘉,并追封已故皇后海若欣为孝诚嘉皇后。风浩扬一生虽未开疆拓土,但驭下极严,待所有兄弟却是宽厚有加,吏治清明处更甚其父,豫昭盛世之后,凌云再未出过英主。

  后记

  一百多万字之后,《凌云志异》终于结束了。从十月二十六日开始上传到今天六月二十五日,似乎正好是八个月,实在是一个巧合。这是我第一部完成的,尽管有诸多不如意之处,其中纰漏也不少,但毕竟是我用心写出来的。八个月的辛苦码字,其中没有间断过一天,我现在回想也颇有一些怀疑,毕竟平均一天总有三千字以上,这在当初预想时是绝对无法想象的。结尾确实仓促,在此只能对大家说一声抱歉,实在对不起一直支持的各位。

  凌云的故事要告一段落了,即便再有增补也只可能是外篇,因为新书已经在筹备阶段。和凌云比起来,我更加喜欢练钧如的故事,毕竟,他比无痕更加有情,本质上也更加幸运。从天璜贵胄沦落成一介草民,对于他原本的境况来说,其实并无多少差别,反而可以让他体会到深宫中没有的亲情。从江湖到庙堂,练钧如的经历远比风无痕精彩曲折,而他更是拥有无痕永远不可能拥有的生死兄弟,这就是我想在新书中表达的一部分东西。

  新书的设定是和凌云截然不同的乱世,当然,除了练钧如之外,还会出现一个和凌云有关的人物。故事的背景仍是中国式的,带一些古典色彩,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,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。由于新书尚未上传,尽管内容已经准备了几万字,但名字也还没想好,所以在此先贴出简介。

  一个曾经体弱多病的天璜贵胄,

  因为一缕执念而被天雷带到乱世,

  原本以为将重归平凡的微尘,

  却不经意间背负起列国的命运。

  在这个群雄鼎立的乱世中,

  消失了几百年的使尊再度降世,

  当三英聚首在中州庙堂之时,

  究竟是治世的开始还是乱世的延续?

  天下有野心勃勃的四国四夷,

  江湖有道法莫测的四大门派,

  是正是邪只在一念之间,

  一段悠久的传奇,

  将再次在神州大地上觉醒。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新书推荐:人皇纪 女帝的后宫日常 重生之沐卉 洪荒截教仙尊 公子你哪位 顾先生闹够了没 我为王(吻天的狼) 靡族有狐 前任进化论 玄天魂尊